吉力馬札羅山 5895m

零度以下的黑夜裡,我隨著隊員們緩緩往上走。之字形路徑似永無止境,從4700m的山屋一路上升到5681m的火山口邊緣。動作重複的緩慢上坡,無法讓腳趾充分活動;不斷降低的氣溫,讓我的雙足末端逐漸冰凍麻木,真是後悔沒有多穿一雙厚襪。

沒有交談,在冰冷的黑暗裡,只能與自己對話。只有在艱苦的行程中,才能深刻地與自己對話,試著與身體及心理上的種種不適相處,直到再也無法忍受為止。我們像出征戰場,結果如何雖無法預知,每個人總是希望戴上勝利的桂冠而歸。

往前往後都看得到許多頭燈在默默前進,光芒忽隱忽現,這景象讓我想起富士山攻頂。這一大群登山客來自世界各地,背景語言各異,但現在所有人只有一個目標 – 往山頂前進!

踏上火山口邊緣之後,地形開始有了變化,路徑沿著起伏的地勢上上下下,我的腳趾終於可以伸展了。感覺血液慢慢從身體流進每根腳趾,我似乎聽到了腳趾頭的歡呼聲。

天光慢慢滲進稀薄的空氣,萬物開始披上淡薄的色彩。越過幾個小山頭,可以看到遠方的山頂,但看不清它的面貌。這裡的空氣濃度只有平地的二分之一,即使是平緩的上坡,也變成艱苦的考驗。我試著跨開大步向前幾步,卻發現自己只能停下喘個不停。

終於從不失約的太陽升起,光芒萬丈。火山口旁的冰河殘餘,這時變成了吉力馬札羅山頂的黃金宮殿,閃耀著異世界的色彩。山頂已在不遠處,如螞蟻般的人群聚集在那裏,估計正在興奮地拍照。

我環顧四周,眼下是遼闊的雲海,真的如大海一樣無邊無際。吉力馬札羅山像是漂浮在海中的無敵巨艦,我們正乘著這艘巨艦,航向下一個未知的目的地。